為何美軍重啟UFO調查?科學家:進入新階段!專家:人類無法實現

要說那種飛行器全世界都見過卻沒有科學家承認,那麼一定是UFO,因為全球那麼多UFO目擊案例,甚至還有2019年美國海軍公開的UFO追逐視訊,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承認,到目前為止,科學家只承認將其歸類到UAP(不明空中現象)。

不過在英國《每日星報》上有一篇報導,科學家稱UFO研究將在2022年進入新階段,而且哈佛大學也將設立專門的設備展開正式研究與調查。

2021年究竟發生了什麼,UFO研究會在2022年進入新階段?

2021年有大量的UFO目擊案例,比如2月初在美國加利福尼亞海岸附近的太平洋上空目擊到了雪茄狀UFO,8月份我國大連也目擊到了一個屁股帶火的UFO,11月底則有報導稱有拍攝到南海上空的多個不明飛行物。

當然這些案例都不如2021年UFO界發生的兩件大事,不是目擊案例,而是不明飛行物的調查報告,一次是公佈調查結果後終止調查,而另一次則是時隔數月非但沒有終止而且又成立了一個新的調查機構,不得不讓人懷疑這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

美軍公佈UAP調查報告:絕不是中俄的飛行器

UAP就是UFO的更準確的定義,將不明飛行物(UFO)換成更正式的UAP(不明空中現象),美軍一般都會以UAP來代替UFO。

CNN在2021年6月25日報導了美軍公佈UAP調查報告的詳情,涉及過去幾十年內144份目擊報告案例,但卻只有短短9頁,但如果說這9頁報告無足輕重就錯了,內容包含卻相當豐富,而且某些地方似乎還留下了很多懸念。

第一個則是這份報告是美國防部副部長凱薩琳·希克斯 (Kathleen Hicks)公佈的,足見美軍對其看重;

第二個則是凱薩琳·希克斯稱大量的目擊報告都發生在美軍的軍事基地附近,這裡有兩層意思,因為凱薩琳沒有明說,那麼可以解讀為對美國家安全構成了威脅,也可以解讀為這本來就可能是美軍的飛行器,炫耀意味頗濃。

第三個則是報告本身對UAP現象的定義,將飛行器歸類為如下幾個「特徵」:

1、這些UAP現象並非是中國或者俄羅斯所為;

2、大部分UAP現象都為「實物」;

3、罕見和無法解釋的現象

大致可以將UAP現象歸類為如上幾種,首先第一排除是中俄,畢竟這中俄都高出UAP來了,這美國就不要混了不是嗎?還有第二個則是很多UAP都是誤認,比如空中的無人機或者風箏以及飛鳥或者大氣光學現象等。

第三個就比較有意思了,調查過程中確實發現了一些無法解釋的現象,比如美國海軍在2019年公佈的飛行員追逐UAP時的錄影,這是從戰機的衍射平顯上取得的圖像,也就是飛行員的第一視角,可信度是100%,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

這些飛行器有一個特徵,看起來是一個光斑,看不清細節,但美軍戰鬥機死活都追不上,機動性能非常高,但最後美國海軍發言人約瑟夫·格雷舍爾在2019年時卻以如下文字形容:

「這三則視訊包含的內容無法解釋,影像中一神秘飛行物以現有技術無法達到的姿態飛行,但視訊是真實的」

大意是什麼?就是說這幾段視訊都特麼是真的,但我們不準備解釋。

而在6月25日公佈的這份報告中卻以非常正式的方式描述了UAP很多匪夷所思的飛行性能,罕見的以官方的角度肯定了UAP的先進性能:

1、UAP能在高空中靜止不動;

2、UAP可以逆風移動‘;

3、UAP可以突然加速;

4、UAP飛行速度極高,速度遠超人類已知飛行器;

5、UAP看不到諸如螺旋槳和噴氣式發動機等明顯的推進結構;

6、軍方設備有接收到額外的無線電信號,但不確定是UAP所發射;

逆風移動表示這不是自然物體,看不到推進器卻能靜止不動並且還能加速,而且速度還遠超人類已知飛行器,從簡短的描述中可以看出這種飛行器用了人類無法理解的推進系統,比如反重力引擎,或者某種能使空間扭曲對抗引力的引擎,又或者使用了某種力場對抗引力。

承認了其先進性能卻又不打算解釋,還以一份9頁的報告草草結束,這似乎有悖常理。這份檔公佈後,美軍關于UAP的說法確實消停了一陣子,但在11月底,另一個詭異的事件發生了。

美軍成立AOIMSG,重啟調查UAP

2021年11月23日,美國防部副部長凱薩琳·希克斯與國家情報總監在海軍 (I&S) 辦公室內建立機載物體識別和管理同步組 (AOIMSG),以解決與評估DNI(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的國防部訓練范圍和裝置上或附近發生的UAP相關的挑戰。

這個AOIMSG有些不太好理解,簡單的說就是將專門研究美國軍事設施附近「不明空中現象」(UAP)。將UAP調查換了個名字,並且看起來規模似乎還擴大了。因為 這項工作組將由負責情報的國防部副部長監督,後者將領導一個執行委員會,其中包括聯合參謀部主任和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的高級官員。

因此UAP現象不是調查結束了,而是剛剛開始,而且是以一種更高級別的方式重新進入了美軍的調查范圍,不過我們注意到了一個比較特別的現象:

2021年11月10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DNI)艾薇兒·海恩斯(Avril Haines)出席了華盛頓國家大教堂所舉辦的「Our Future in Space」(我們的未來在宇宙)論壇,看似一個平平淡淡的論壇,但它討論內容就是包括UFO以及UAP的。

並且參與論壇的都是各位熟悉的大神: 美國宇航局局長比爾·納爾遜、藍色起源創始人傑夫·貝佐斯牧師教授、特勒姆大學聖約翰學院的大衛威爾金森和哈佛天文系教授阿維勒布。

很難確定AOIMSG和「Our Future in Space」之間的關係,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兩者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這不禁讓大家驚訝,美軍到底是發現了什麼?從藍皮書計畫開始,UFO調查搞了半個多世紀,當大家以為都結束時,又冒出了一個AOIMISG,我們拭目以待。

哈佛大學的研究,到底有什麼用處?

相比如上美國國防部超豪華的UAP研究團隊,哈佛大學公開的一項UAP研究計畫就先得太寒酸了,這個計畫的內容是什麼呢:

超過100名科學家組成的研究團隊計畫今年在哈佛大學天文臺屋頂上安裝一個望遠鏡系統。

一位參與其中的天文學家說:「該系統將在可見光、紅外和無線電波段連續記錄整個天空的視訊和音訊,並跟蹤感興趣的物體。

「人工智慧演算法將把鳥類與無人機、飛機或其他東西區分開來。」

什麼意思?就是安裝一套監測天空的系統用于研究UAP現象,似乎這是在有些守株待兔模式,在哈佛大學看到UFO或者說UAP,是在是太罕見了,所以裝這玩意兒是在有些誇張。

不過如果能形成陣列呢?比如各大UAP現象高發地點都安裝這種監測設備,這要比手機錄音錄影要專業太多,因為它能同時提供紅外、可見光和無線電波段的資訊,用于區分UAP,那還是相當不錯的。

必須要注意的是阿維·勒布就是哈佛大學的天文系教授,相信他一定是為此不少!從這個計畫來看,美國從軍方到民間,似乎開始不將UAP扒個底朝天很真打算不甘休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