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文明在觀察人類,一個與世隔絕6萬年的孤島,可能已揭示答案

你是否想過,地球是一座巨大的動物園,而人類正在像動物一樣被圍觀?

1950年,一位美國物理學家在午餐後和同事閒聊時,提出了一個看似簡單,但卻近乎無解的問題,這個問題不僅是人類對自身的思考,同時也是人類對未知的深刻探尋——如果宇宙中有外星人,那麼他們現在究竟在哪?

由于提出這個問題的人叫作恩利克·費米,所以這個問題也被後人稱為「費米悖論」。

我們總說悖論,但你知道究竟什麼叫做「悖論」嗎?

《斯坦福哲學百科全書》給出的權威解釋是這樣的,就是按照正常的邏輯推理某一個問題,得到兩個相對立的結論,那麼這個問題就是悖論。

將這個定義放到「費米悖論」中,它闡述的主要就是對地外文明存在性的過高估計和缺少相關證據之間的矛盾。

說的簡單一點,就是宇宙誇張的距離尺度和漫長的年齡跨度,意味著其中外星文明應該廣泛存在,但就目前人類觀察到的宇宙情況來看,這個觀點並沒有充分的證據支持,因此這就產生了一個巨大的矛盾。

到今天,費米悖論已經誕生了70多年,這期間天文學家、物理學家、甚至是生物學家也爭論了70多年,但依舊沒有得到一個準確的結論和答案。

當然,人類在這幾十年中也不是毫無收穫(幾十年的光陰也不是虛度的),結合宇宙中觀察到的情況、對物理規則的研究、以及對人類自身邏輯行為的思考,「費米悖論」還是出現了幾種相對靠譜的解答。

比如人類傳遞資訊的方式可能太過落後,根本無法和外星人取得聯繫。又或者人類所處的位置過于偏僻,以至于無法接觸到「繁榮的宇宙大都市」。

在這眾多解釋中,要說認可度最高、流傳度最廣的、支持者最多的,還要數「動物園假說」,也可以叫作「實驗室假說」。

這篇文章,我們就來說說大名鼎鼎的「動物園假說」。

這個假說是麻省理工學院射電天文學家約翰·波爾(John Allen Ball),在1973年提出的。

假說認為,地球或地球所處的一大片區域,是比人類更高級的外星文明創造出的「宇宙動物園」,人類是被「圈養」在其中的動物,他們在圍欄後面默默的觀察人類的繁衍和發展。

假說聽起來確實很有意思,腦洞堪稱巨大。那它究竟靠不靠譜呢?換句話說,現實真的有可能是這樣嗎?

其實從人類的邏輯行為上分析,這種可能性不僅是有,而且機率非常大,因為此時此刻地球上就存在著一個「人類動物園」。

在印度洋的孟加拉灣海域,有一座名為「北桑提內爾」的島嶼,它還有一個流傳度更廣的名稱叫做「北哨兵島」。

這個島嶼的面積不大,只有60平方公里左右,也就是130多個天安門廣場的面積,差不多和上海楊浦區一樣大。

島上生活著一群被稱為「哨兵人(Sentinelese)」的土著,也音譯為「桑提內爾人」。

根據相關機構在2005年的「目測」統計,島上「哨兵人」的數量大約在400左右。

而根據印度媒體在2018年的推測,受近些年極端氣候的影響,島上「哨兵人」的數量很有可能已經低于50人,可以說離滅亡僅有一步之遙。

沒錯,這個「北哨兵島」就是地球上僅存的,也是唯一一個「人類動物園」。

時間回到6萬多年前,「哨兵人」的祖先沿著海岸線一路遷徙,最終來到了今天「北哨兵島」的位置,而當時的「北哨兵島」還不能夠稱之為「島」,因為它還和陸地連在一起,屬于陸地的一部分。生活在那裡的人還能夠自由的活動。

但隨著全球氣候的變化,海平面逐漸上漲,海水淹沒了連接陸地的「走廊」,形成了我們今天看到的「北哨兵島」,而島上的土著也因此徹底與世隔絕,這一隔絕就是6萬多年。

說來也巧,安達曼群島地理位置優越,從11世紀開始就成為了南印度朱羅王朝、南陽三佛齊、印度馬拉塔帝國的必爭之地。

但由于「北哨兵島」形狀渾圓,而且周圍被淺灘包圍,離岸處又佈滿了礁石,無法建造適合船隻停泊的港口,所以幸運的逃脫了這些文明古國的荼毒。

時間來到1867年,一艘印度商船途徑「北哨兵島」時,不小心撞到了礁石,不得不停靠「北哨兵島」,這才讓「消失」了6萬餘年的「哨兵人」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由于6萬多年沒和外界交流,「哨兵人」錯過了1萬多年前席捲大陸的「新石器革命」,沒有學會打磨石器,也沒有學會養殖和栽培,甚至在潮濕的熱帶森林中,他們還遺忘了「生火」這個至關重要的技能。

就觀察到的情況來看,他們最尖端的科技,不過是用樹枝綁線,製成的簡易弓箭而已。

如果說人類文明的發展是點技能樹的話,那「哨兵人」恐怕連技能樹在哪都不知道。

或許是因為落後帶來的閉塞,「哨兵人」對現代文明非常抵觸,他們不僅拒絕跟外來者進行接觸交流,甚至還會攻擊一切接近小島的交通工具。

說到「交流」,可能很多人會下意識認為,現代人是用語言和他們進行交流,但其實不是這樣的。

雖然「哨兵人」和翁奇人、大安達曼人都是安達曼群島的土著,但因為與世隔絕太久了,「哨兵人」的語言已經獨立發展成了一個我們完全未知的語種。

簡單來說,就是沒人能夠聽懂他們的語言,哪怕是離他們比較近的土著部落也不行。

所以,現代人跟他們交流的唯一途徑就是肢體動作,但肢體動作的局限是非常多的,其中表達意思不夠精確是最為關鍵的一點,而這一點也讓很多人在和「哨兵人」接觸時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據不完全統計,從1867年發現他們至今,至少已經有30~40人倒在他們的弓箭和長矛之下。

而最近的一次,發生在2018年11月17日,一位美國傳教士試圖登島傳教,結果遭到了攻擊,最終丟掉了生命。

既然登島這麼危險,當地政府為什麼不進行管理,阻止外來人進入該島呢?

其實,該島的歸屬國印度,早在1996年就已經頒佈禁令,禁止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靠近小島,小島方圓5千米內都屬于禁區,日夜都有海軍監管。

這樣做不僅僅是為了保護現代人免遭襲擊,更重要的是為了保護島上僅存的「哨兵人」。

因為現代文明和原始文明之間的交流與接觸,帶來的通常不是進步和改革,而是災難和死亡。

1880年,一個對原始部落非常感興趣的英國人莫里斯·維達爾·波特曼(Maurice Vidal Portman),曾帶領著一支全副武裝的探險隊登上了「北哨兵島」。

經過數天的搜尋,他們在島上遇到了一對夫婦和四個孩子,波特曼將他們帶到了附近的布萊爾港,6個原始人就這樣被迫走進了現代文明。

然而,到港口不久那對原始人夫婦就染上了重病,相繼去世了,而讓他們染上重病的,是他們孱弱的免疫力。

由于太久沒有和外界進行接觸,他們的免疫系統並沒有隨著外界環境的改變而進行「更新」,就好像一台2021年的電腦,卻運行著90年代的殺毒軟體,結果可想而知,一個小小的感冒就可能要了他們的命。

這種身體免疫系統和周圍環境不相容的情況,並不僅此一例。

當年探險家登陸美洲大陸時,從舊大陸帶去的細菌和病毒,一度奪去了超過95%的印第安人的生命,這遠遠超過掠奪所帶來的殺戮。

現在,「北哨兵島」已經成了地球上最後一片沒有被現代文明侵染的土地,而上面生活的「桑提內爾人」,也成為了地球上最後一群純粹的「原始人」。

從某種角度來看,他們和瀕臨滅絕的動物沒有什麼區別,或者說他們就是一群瀕臨滅絕的動物。

全人類都在想法設法的保護著他們,在幕後默默觀察著他們的繁衍和發展。

根據這個例子,我們放眼整個宇宙思考一下,地球會不會就是宇宙中的「北哨兵島」,而人類就是生活在其中的「桑提內爾人」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