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考試從不及格,畫一條直線賣出1.2億!網友:我能連畫10條

每當聽到某件藝術作品

被拍出幾千萬,上億元的時候

總會不自覺好奇又是哪位土豪

在施展 「鈔」能力

不過談到這些價值極高的藝術品

我們不得不感歎

並不是所有的藝術創作

都能符合大眾的審美,

換一種說法就是

不能用當下的眼光去欣賞

畢竟很多藝術家的創作思維

可以超前幾十年甚至上百年

這些當時不被歡迎的創作

卻能在畫家本人去世後

成為了一個畫派風格的代表性作品

甚至直到今天那些抽象派創作

仍然不能被大多數普通人所接受

比如說:曾被拍出1億多美元的那條直線

在今天仍具有爭議性

很多人表示:不就一條直線嗎?,誰不能畫啊!

給我一半的錢就行,我給你畫10條!

等等言論

事實上,這些看似極其簡單的一根線

真的很容易畫,

並且不需要任何的繪畫技術嗎?

當真正了解這些作品背後的故事

就能發現,一切遠沒有看到的那麼簡單

作品藝術家

—— 巴尼特·紐曼(Barnett Newman)

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的重要代表之一

1905年1月29日出生于美國紐約

他的家人都是來自波蘭的猶太人

大學時期曾在紐約城市大學主修哲學專業,

並選修了一直以來想要學習的藝術類專業

畢業後,他曾到過父親的服裝廠

工作過一段時間,

後來又出去做過老師,作家等等

但是他的職業道路卻一直不太順利

1930年後,他開始創作作品

他初期的畫面,

曾受到一些表現主義風格作品的影響

在創作的構思逐漸清晰之後

這部分作品已被他毀壞

其中,在1930年至1940年間創作出的多幅作品

就是他親手丟棄的

巴尼特·紐曼幾十年的創作生涯裡

按理說作品數量不會太少

但能完整保存至今的大概只有100多幅

這其中,沒畫到理想的效果就毀掉的習慣

使得他創作前期以及中期的作品

能保存下來的並不多

這也間接促成了

他的很多作品能在今天的拍賣會上

拍出幾千萬甚至上億美元的原因

畢竟大家都知道「物以稀為貴」

今天一幅作品就能賣出千萬美元的巴尼特·紐曼

在當時期,卻是一個「冷門」畫家

各大畫展,私人畫館都不認可他的創作風格

並一致認為這個人根本不會畫畫

為了生活,曾想去正規學校做美術教師的他

卻因三次色彩測試均不合格

失去了做教師的機會

可見他對于色彩的理解

並不符合當時大環境的審美要求

難能可貴的是巴尼特·紐曼

縱使遭受接二連三的現實打擊

也沒讓他喪失掉藝術創作的信心

此後的大多數時間,

他逐漸將自己的精力,

投入到了作品風格以及繪製技法的嘗試當中

由于長期沒有固定收入

意味著他的經濟狀況並不樂觀

幸運的是,巴尼特·紐曼的妻子

一直支持著他的創作

並用自己的收入補貼家中開銷

可以說,在巴尼特·紐曼的創作生涯裡

妻子是他一生的「貴人」

不僅給予他創作上的認可和鼓勵

也在經濟上幫他解決了許多困難

多年來,他一直在摸索著

屬于自己的創作風格

直到二戰結束後的1948年,

這一年巴尼特.紐曼創作了一幅

名叫 《Onement l》的作品

以這件作品為開端,

他逐漸找到了一直想要的創作感覺

不過在當時,這件作品

仍然無法得到繪畫圈的認可

經歷了此前的多次失敗

他對別人的看法似乎早已免疫

任何一件創作,

在他看來只要自己滿意即可

業內怎麼評判已經不重要了

努力堅持的人,總能得到眷顧

同時期,二戰後的美國藝術圈,

抽象畫派逐漸崛起

世界藝術中心從法國巴黎轉移到了美國紐約

這一重大轉變給巴尼特.紐曼的創作

帶來了春天的希望

此後,巴尼特.紐曼陸續創作出《Be l》,

《安娜與光》,《Onement VI》等代表作

其中《Be l》在最近的一次拍賣中,

被拍出1億美元

《安娜與光》拍出1.057億美元,

2013年,蘇富比拍賣行裡

《Onement VI》被以0.438億美元拍出

這些單色背景的畫面上

畫上一根直線的就能輕易賣出幾千萬

很多人都表示看不懂,也想不通這其中

到底有什麼稀奇的?

其實巴尼特.紐曼的作品

並沒有大家看到的那麼容易畫

2—3米的畫板上徒手畫出一根筆直的直線

這事他至少練習了近20年

遠看會發現這是一條絕對筆直的線

往近處仔細端詳,又會發現

你能在線條的不平整部分

發現繪製過程中創作者的筆觸起伏

除了技法上的反復練習

他的作品在美國抽象畫派中

有著個人的獨特風格

這也使他成為了一個風格畫派的代表性人物

具有這些特徵,

足以使得其作品在時間的加持下

更加的具有藝術價值

那些具有超前意識的人註定是孤獨的,紐曼在世時一直不被看好1970年,因心臟病復發去世,享年65歲,此時正是其創作進入成熟的時期好在他去世後,他妻子仍然盡最大的努力讓説明他的作品被更多人所認識與了解才有了後來的故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