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畫女人美到極致!畢加索畫女人丑陋至極,但他卻「十分嫉妒」畢加索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對畫家們來講更是如此,有很多畫家都喜歡畫人物,尤其是畫美女,有不少美女題材的作品還成為世界名畫,比如著名畫家維米爾《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克拉姆斯柯依的《無名女郎》,以及達芬奇的《蒙娜麗莎》等等。

這些作品都成了有名的傳世之作,有無數人都曾經被畫中的美女深深吸引,在100多年前的英國,誕生了一位很特別的畫家,他的名字叫約翰·威廉·格威德,擅長畫古典建筑和美女。

他一生畫了無數古典美女,他畫的女人美到極致,比起他畫的美女,畢加索筆下的美女簡直丑陋至極,但他卻十分嫉妒畢加索,這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格威德筆下的女性

他熱愛古典主義繪畫,尤其喜歡描繪古典女性之美,他創作了近千幅古典女性油畫,但那個時代的藝術世界卻很少有人關注他的存在,后來他郁郁而終,還留下遺言直指畢加索,這聽起來似乎挺奇怪,作為一名畫家,作品無人認可又和畢加索有什麼關系?

作為一名執著而又固執的畫家,格威德畫了一輩子古典建筑和古典美女,他的畫風細致嚴謹,畫面清新雅致,筆下古典女性唯美而又浪漫,每一幅畫都展現出古典女性別樣的魅力和風情。

格威德筆下的女性

他筆下的古典美女都透出一種安靜、優雅的古典美,畫中的女性容貌俊美、姿態優雅,氣質沉靜,每一位女性都透露出一股從容的氣息和典雅高貴的氣質,女性之美在他的筆下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欣賞他的作品給人帶來一種美好的視覺感受,但盡管如此他的作品在那個時代都很少有人問津,他的內心感到無比的煩惱和郁悶,怎麼自己堅持了一輩子的藝術道路,卻落得如此地步?后來他把自己的遭遇,幾乎都歸罪給了畢加索。

畢加索

格威德出生于1861年,畢加索出生于1881年,可以說兩人屬于同一個時代的畫家,盡管畢加索小他20歲,但到了同樣的年紀時,畢加索早已經是一位歐洲知名的畫家,而格威德一輩子幾乎都籍籍無名。

格威德筆下的女性

盡管他的作品非常出色,但卻沒能得到藝術界的認可。他所處的時代,對于歐洲藝術而言正是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但那時的藝術界早已經不流行古典主義畫風,千百年來人們也早已經看膩了古典主義油畫,各種各樣的藝術新思潮、新流派不斷涌出。

畢加索筆下的女性

立體主義、超現實主義、抽象主義、后現代主義等各種畫派不斷崛起,畢加索、達利、康定斯基等著名畫家和他們的作品受到了人們的廣泛歡迎,畫家們一個個也「混得」風生水起,而這些畫家中最出色的也最有名氣的,非畢加索莫屬。

畢加索筆下的女性

和他一樣,畢加索也非常喜歡畫女人,盡管畢加索筆下的女人常常丑陋至極,但他的作品卻總能引起人們的關注,并受到藝術界的普遍認可,盡管格威德的作品有著極高的藝術水準,但在當時卻已經沒了市場,那時最受歡迎的就是畢加索的作品。

畢加索筆下的女性

每一個畫家、藝術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得到廣泛的認可,仍然堅持古典主義畫風雖然非常可敬,但明顯已經跟不上新時代的藝術潮流,而畢加索的作品卻廣受歡迎,他的知名度也遠在格威德之上,在那個時代,格威德和他的作品已經不能滿足人們追求新鮮的審美需求,而 他認為自己的作品之所以會受到冷落,也許主要原因就是畢加索的存在。

格威德筆下的女性

61歲那年他留下了一行遺言便自行離開了這個世界:「The world is not bigenough for myself and a Picasso」(這個時代既然生了我,為何還要生畢加索)。

格威德筆下的女性

這句話的意思很耐人尋味,從這句話中既能看到格威德的自信,但同時也能看到格威德深深的無奈和嫉妒,他對自己的作品有著相當的自信,但他似乎也感到生不逢時,遇到了一個極其強大的對手,就好像三國演義里的周瑜感概「既生瑜,何生亮」一樣,但 對于格威德而言,打敗他的并不是畢加索,而是那個百花齊放的時代。

100年后的今天,他的作品又開始被人們發現和喜愛,甚至千金難求,如果格威德在世,不知會他作何感想?

用戶評論